美學職人

一句”Why not?” 廣告人變身布包學人

在職場上工作多年後,是不是心裡常常會有個聲音,我還能做些什麼?我應該還能做點別的吧?

有人想開咖啡店,有人想做烘焙師,有人在工作之餘愛好攝影………,嗜好與賴以為生的工作之間的比重,往往難以拿捏,想轉變,需要勇氣、計畫與一些機緣巧合,才能真正跨出那一步。

不滿意現狀,特別喜歡拆拆改改

只因為一個念頭「為何不?」這人生,不去試,怎知行不行呢?在廣告領域認真投入20幾年的梁曉芸,從小喜歡拆東西,想知道它的結構,還沒學做包之前,就喜歡改包包,把買來的包拆開,改成自己想要的樣子,使用上發現機能性不滿意,就開始改造,肩背改手提,或是加蓋子等等,也曾經試著將舊牛仔褲改成小包。常常買書、上網看有關做包的資訊,越來越想嘗試做包。

給自己一份生日禮物,人生有了轉折

一輩子沒買過名牌包,但卻想擁有一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包。三年前,有一次搜尋到帆布包教室的網站,有別於常見的花布包,那是極簡風格帆布包,曉芸決定在生日那天,給自己一份特別的禮物。

在老師的網上選定喜歡的款式後,現場選布、買布,從一個專業術語也不懂開始,兩堂課做好一個帆布包,跨出第一步之後發現,這真是太有趣、太有成就感了!彷彿生活中開啟了一扇門,來到另一個新世界,發現自己不是只會做原本的工作,原來還有很多的可能,能夠讓動腦這件事,開發出新的一片天。

喜歡一件事,做必要的投資

除了上課,才剛踏入這個領域,曉芸就買了家用工業型縫紉機,另一半知道她凡事三分鐘熱情,要她想久一點,超過十分鐘再決定,但那股衝上腦門的狂熱,讓她恨不得馬上就把所有包都做出來!陸陸續續買布也是一大投資,台灣手作布包,多以日本進口布為多,曉芸也在思考,台灣布的各種可能,只要是好看的、沒用過的,通通買來試,加上各種不同的包需要搭配的大小五金配件、周邊工具,材料越買越多。

專注細節,對自己要求嚴格

布包經常會配上皮製提把、背帶,因為想了解皮革,在開始做包半年後,又去上了皮的課,進一步認識皮製品的基本概念與結構,知道縫線、釘子等等怎麼處理。曉芸說,做包有時像是蓋房子,因為包是立體的,要計算長寬高,長寬高稍做調整,就會形成不同的結構組合,不斷練習、不停破解,為了想知道開口再大一點會是什麼樣子,會再做一個出來看看;肩背帶用一條或兩條,考慮的是會不會容易從肩上滑下來;底部加強厚度,讓整體更堅固。

在各種實驗的過程中漸漸了解布的質感、特性,不同花色適合什麼包型,不同包型的承重度,使用上的舒適性、耐用性,從各方面思考、一試再試,於是陸續做出很多練習包,練習包通常送給親友,或禮物交換,即使其中的小瑕疵別人看不出來,也不能拿來賣。

曉芸的包,造型別緻,實用性高,色彩或冷靜低調,或飽和明朗,都令拿到的朋友愛不釋手。在美感與實用兼顧下,尋找更有效率與降低成本的作法,希望能夠用好一點的質料,又能節省工時。因為追求質感,具有典雅配色與精細做工,目前已經有眼鏡公司跟曉芸合作,訂製布包做為活動贈品,一推出大受好評。

一直在轉學般的人生累積

一遇到喜歡的事物就變得很專注,專科念新聞,修廣告學分開始對消費心理有興趣,大學轉學廣告系,畢業開始文案工作,投入了十幾年,離開公司,成立工作室後,又開發了設計的專長,因為追劇而進修編劇課程,好奇著戲中的人生。

對於色彩、美感的高度興趣,想必是跟高中唸美術班,以及多年的廣告生涯有關;曉芸想起小時候家裡接家庭代工,從小就曾經幫忙縫樂福鞋,似乎從那時起,就與縫縫補補連結在一起了。

下半輩子的事業,開心做包

在冬日的陽光裡,我們聊著,柴犬貝果窩在主人身邊,安心地睡著了。

工作室牆上有一幅比人還高的”碧海藍天”電影海報,是從前去法國參加坎城廣告獎時帶回來的,這部電影在曉芸的年輕歲月中種下了勇敢追求夢想的種子。

現在,曉芸除了手上的廣告工作,其他時間幾乎是埋首在布堆中,越做越覺得樂趣無窮,並且堅持不跟現有的一樣,這種不想跟別人一樣的性格,讓自己永遠都在動腦。

回想過去種種,寫文案、做企劃、做設計,似乎都是為了成就今天做包這件事。做包的起點是為了自己,現在做包是希望運用自己小小的能力,創作更多美好的事物給更多的人,過程中得到的快樂太多,至於結果,曉芸說:「交給時間吧!」。

 

前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