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小語

阮祖媽的故事

快娘是我曾祖母的閨名,她生於光緒年間,卒于昭和時代。老家客廳懸掛著她唯一的照片,照片上看來是一個纖瘦嬌小的女性,穿著清朝的大褂,挽著髻,臉上有種堅毅、淡定的神情。

父親小時候是曾祖父母帶大的,比起祖父母,他對曾祖父母更親密。只要提到曾祖母,他一定重複地說一件往事,曾祖母是基督徒,她不能拿香拜拜,這在百年前的傳統大家庭裡完全不被接受。於是,曾祖母承諾每天供應全家人的飲水,來換取她信仰的自由。

供應全家人乾淨的飲水,代表她每天要比別人早起,清晨去挑水,再用柴火燒開水,日復一日。快娘終於獲得了不拿香祭祀的特許,但是她永遠被視為家族的異類,在龐雜壓抑的婆媳與妯娌關係裡承受大小的委屈與排擠,想來也是家常便飯。

因此,祖父從小秘密地練功,他每天把手插入燒紅的鐵砂,想要練成鐵砂掌,他看不得別人欺負曾祖母,他要練成神功保護自己的母親。

「這樣也行?真有練成鐵砂掌嗎?」我問父親。把手插入紅火的鐵砂練功也太魔幻了。

「好像有喔,小時候被他打很痛」,看來修理屁孩是可以的。

父親敘述這件事時,口氣都是驕傲的,顯然他打從心底裡佩服快娘,即使承受如此壓力,她仍然堅持捍衛自己的自由。

包括快娘、祖父、父親,他們自知或不自知地傳遞一種價值觀,「堅守你的信仰,即使你得付出龐大的代價」。在沒有個人自由的大時代裡,他們尊崇追求自由自尊的勇氣。

偶而我想過快娘就不能妥協嗎?拿著香裝模做樣地敷衍一下,可以省去好多麻煩,讓自己跟家人輕鬆一點,假裝自己跟別人並無兩樣?人生非得這麼辛苦嗎?

顯然地,快娘沒有妥協的選項,她知道自己要什麼,亦或許信仰給她的力量強大得超過我的想像,讓這個舊時代的、傳統大家族的長媳堅持做自己。

也經歷了一些人生的我,好像能明白,在許多無可奈何與無常的生活裡,那一點點的「做自己」,如同暗夜裡微弱的燭火,雖然忽明忽暗,但仍然在心裡篤定地發光。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快加入小益的美人日記粉絲團,每天看好文!

 

 

前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