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學職人

畫家黃崇洪的人生美學

從小愛畫的黃崇洪,從幼稚園起就從來沒停過畫畫,開過八次個展依然低調的他,專注在喜歡的事情裡,在畫畫的過程得到滿足。

簡單、專注,生活中俯拾皆美

黃崇洪有十幾年的廣告公司經歷,也是畫插畫,擔任設計。台藝大造形藝術研究所畢業後轉為職業畫家。

受19世紀末印象派的馬內、莫內、竇加等畫家影響,從他們的觀念和筆觸得到很大的啟發。這幾年在教會的社群裡教油畫,學生包含各個年齡層,黃崇洪將自己從畫中得到的經驗分享給社區裡沒有繪畫基礎的人,帶學生們走入油彩的世界,從沒有基礎一路畫到舉辦聯展,師生都從中得到莫大的喜樂與成就感。

繽紛色彩好療癒

談起喜愛的事情,讓人覺得那些顏色都在眼前閃閃發光。好奇的問到畫水彩跟油彩的不同時,他提到水彩跟油彩只是媒介不一樣,色粉都一樣,摻阿拉伯膠是水彩,加亞麻仁油變油彩,摻蠟就成為蠟筆。來自礦物、植物的色粉,用研磨棒慢慢研磨,鎘紅、鈷藍、翡翠綠、鉻黃、茜草紅、象牙黑、鈦白、檸檬黃……,這些色粉光看名字就已經覺得好美。

其中還有身價很高的礦物色粉,例如青金石,明亮的湛藍,具有不退色的特性,古老年代畫家幫顧客畫畫像,如果顏料用到青金石,會先跟客戶說明用了多少,不夠的話還得要追加預算。這些讓人想起電影「戴珍珠耳環的少女」片中維梅爾的畫室,桌上研磨的色粉在陽光下各自閃耀著生命力。

留住無意間刷出的美

覺得繪畫性很重要,黃崇洪不喜歡把作品畫得像照片一樣,因為每一個筆觸都是可貴的唯一,認為應保留作畫時無意間刷出來的美,而非耍弄技巧,留住偶發的美是一種智慧。

色彩是主觀的,明暗是客觀的。同一個景,在不同畫者筆下會有不同的色彩表現,他強調教畫時,不講色彩,只講明暗,因為色彩是屬於個人的,例如天空是藍色,你想畫成粉紅色也ok啊!注重明暗與結構,才能表現出空間感與立體感,在畫一幅作品前,心中先要有明暗計畫,才能將作品表現得和諧順眼。

從雜亂中看出美好

黃崇洪隨時在街邊都能畫,十分享受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美。外在環境在視覺上通常是很複雜的,想寫生時,有可能在外面繞很久也找不到可畫主題,所以心態改變很重要。

寫生看來寫實,但其實已經由畫者去蕪存菁。專注在一個目標,做到強弱分明、畫面平衡,重點處加強明暗,室內一隅也可以成一幅畫,不需苦惱題材,因為處處皆題材,重要的是心中有否有獨到的眼光,想要讓作品表現成什麼樣貌。

他建議有興趣畫畫的朋友,可以帶本速寫本,色鉛筆也好、鋼筆也行,或是迷你型水彩盒、水筆,在戶外、在咖啡店坐下來就能畫,從找題材、下筆,黃崇洪的繪畫帶點人生哲學。

去蕪存菁的生活美感

畫了大半輩子,幾乎繪畫就是生活的全部,覺得甚麼是美呢?黃崇洪認為美很主觀,他心中的美是淡定的寧靜中帶著一絲絲的哀愁。似乎經過人生的歷練,美已不再是全然的愉悅。

個性溫和的黃崇洪,因為年齡與信仰,讓畫畫的生活走到平靜淡泊之美。書法也寫得蒼勁有力的他,畫扇子給受洗得救的弟兄姊妹分享,是生活裡的溫馨樂趣。

作畫的觀念影響了生活,未來也希望是簡單、純粹的日子,像油彩一樣,用耐心慢慢層層疊疊;像水彩一樣,淡淡的調和。不問名利,單純享受作畫過程的快樂。

喜歡這篇文章嗎?快加入小益的美人日記粉絲團,每天看好文!

前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