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小語

其實,當一個女兒就可以了

我跟真一步步攀爬陡峭石階,終於登上山頂,俯瞰山腳下風光無限,心情舒爽。她靜默片刻,像是重大宣告一樣突然,經歷了一個特別的經驗後,她現在跟母親的關係大幅改善。

我非常驚喜,因為母女衝突是她長年的罩門。「做回一個女兒,把我媽跟我爸的問題還給他們,很神奇地,覺得好輕鬆,終於知道如何跟我媽相處了」。

真是多年老同事、好朋友,一個優秀的高知識份子、豪爽聰明的女漢子。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她遠離台灣,在外地工作,久久跟她見一面,知道她在感情與職場上諸多坎坷,總覺得她困在某種情境,傾向一條自我放逐的路。

真的父親在她很小時離家,把大筆債務跟四個孩子都丟給太太,逃避的父親改變這一家人的人生,真的母親一夜之間從一無所知的家庭主婦要扛起重擔,兄長也必須放棄學業,選擇當學徒來分攤家計。真是其中最會讀書、學歷最好的一個,隱隱約約,她對於其他手足的犧牲成就她的學經歷有罪惡感,以及,對於家人的責任感與無力感。

遊蕩多年後,由於母親身體急劇衰弱,她終於決定返鄉,這是痛苦煎熬的開端,兩個個性強勢的女人日夜共處一室的結果就是爭執不斷,母女戰爭隨時隨地都可引爆。

面對這個困境,友人建議她嘗試「家族排序」的方式來尋找癥結所在。排列師在排列之後,發掘她家人之間的序位錯亂,「你父親離開之後,你潛意識地去填補了父親的位置,把照顧你媽跟其他家人當成你的責任」,長久以來的抑鬱與糾結似乎開始出現突破口了。

「這個責任超出你能負荷,這些年來,你一直逃避,所以下意識選擇遠離家鄉的生活方式,但你非常痛苦」。

排列師擺了一張空椅子,虛擬真的母親坐在上面,她讓真對著母親說話。

「媽!我感謝您生下我,給我生命。

這個恩惠非常大,謝謝您。

可是我要把您跟爸爸的問題還給您,

從今以後,您是我媽媽,我是您的女兒,我要尊敬您,

我會好好地善用您給我的生命,去發光發熱」

真一邊說,一邊鞠躬,哽咽終至泣不成聲。

「講完之後,我真得覺得身體輕鬆很多,後來,我改變跟我媽相處的方式,既不干涉她,也不會想去糾正她,現在我們真的很不錯耶。」原來,安分地就當個女兒,把家人各自該負的責任丟回去,也蠻輕鬆的。

另外,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獲,她拍拍我肩膀。「我現在信心滿滿。你想,連我媽都搞得定,這世界上還有我搞不定的事嗎?」

喜歡這篇文章嗎? 快加入小益的美人日記粉絲團,每天看好文!

前一篇文章下一篇文章